最近很忙,其實也沒啥大不了,就是離開學校後,馬上開始進入處理家庭問題的階段。

七月初的時候,家裡出了些狀況,我爹突然病倒,確切病因並不清楚,我爹有高血壓、高血糖,也得過肺結核,所以我們都認為是時間到了,所以即使突然倒了下去,我家人也沒感到多意外,反正這事情就是發生了~
但是事情發生之後,麻煩接著而來~就是我家那些懶得去面對的債務,一直以來,我家人都很清楚我爹有一堆債務,但是礙於那些『情面』,我們並沒有去詳細過問這些債務到底有多少,現在他倒在醫院了,我家終於也可以開始清查,總清算了一下,約略是房貸150萬,卡債30萬,總共180萬!這180萬說多不多,但也不是個小數目,總之,我家就是得去面對那些債務~

我爹有個很討厭的作風,就是借錢從來不還本金,不然就是借B還A越借越多,那些卡債就是這樣滾出來的~
卡債還算容易理解,不過房貸就慘了,那棟房子當初買得時候是全新的,買得時候約200萬,還了10年還有150萬,沒錯!他從來沒有主動去還過本金,就這樣讓那棟房子每個月扣款,扣最低應繳款項,所以10年下來應該已經繳了100萬,可是本金只還了50萬左右。

我爹不是個好父親,我娘總說他從來沒養過家,確實~當我開始能辨別是非之後,我就沒感受過他養過這個家,關心過我的學業成長,雖然我家不是單親家庭,不過實際上的狀況應該差不了多少,所以我沒辦法對我爹持有太多的好感,我似乎只知道他是我爹,而我就是他的兒子。
另外,我家也沒有什麼向心力,事情能躲則躲,感受不到那兩個姊姊想解決這債務麻煩的意願,身為我家唯一的男生,這事情似乎早已被決定由我一個人處理,不過也托我爹的福(還是禍?),當我對那死老頭說出我要回家辦喪事,不會再回來高雄的言詞後,我成為了我們實驗室歷史上停留時間最短的學生(9月進去7月離開)~

7月底離開高雄後,回到南投就開始跑法院與銀行,去釐清繼承的相關法律以及卡債的實際狀況,這段時間跑得相當急,因為以為他馬上就要死了,可是當我娘簽下放棄急救同意書之後,醫院開始感受到壓力,因為這個家庭並無醫治這病患的打算,似乎是怕人死在醫院,醫院對我爹特別照顧,用藥特別猛,只要出點小毛病馬上下藥,當我家查覺得時候我爹已經幾乎醫好了,原本內臟開始衰敗,有內出血、低血壓的狀況,隔沒幾週全被醫好了,結果現在跟個植物人沒兩樣,最後還被醫院趕,要我們趕快辦出院~
也因為我爹的病情好轉,原本預定行程照跑,我還是去了一趟柬埔寨,不過這些麻煩在國外也忘不掉,出發當晚還作惡夢,夢到不論我怎麼解釋那些法律給我娘聽我娘都聽不懂~

回國之後,我爹的病情越趨穩定,我得開始處理那棟房子,在房子的名字是我爹,保人是我娘,再加上我爹現在無行為能力的情況下,那棟房子無法過戶,也就是無法脫產,所以我們無法拋棄繼承,狀況就變成,我家在無法選擇的情況下有了房子,價格180萬,已經買好了~
我娘把存款幾乎都提領出來,先將卡債清掉,剩下房子的貸款問題,就變成我的研究課題,得去跟銀行談,看是否能調低利率,同時也必須與房屋仲介聯絡,估個價看看是否要把房子賣掉。
在與銀行的討論中,銀行要求我們向他們購買基金,增加與銀行之間的關係,銀行就願意多調降一些利率,且延長調降利率的時間,雖然我不討厭購買基金,也有研究的意願,不過我真正開始購買,居然也是被逼的-沒錯~我買了!

悶嗎?
沒錯!我悶爆了!
在與銀行、仲介周旋了一陣子之後,偷了些閒跑了趟苗栗與高雄,到高雄與朋友聊聊之後心情好多了~
看著我朋友現在延畢,還在被那賤女人糟蹋,我才真的感受到原來我宰殺那老頭時有多凶狠,也才開始發現,過去那狠勁都被這些鳥事磨掉了~
跟我朋友比起來,我兩年取得國立碩士學位,而他被逼到放棄準時畢業,開始橫向發展往補教界拓展人脈、開始跨領域硬考財經相關證照、更被逼到連政黨活動都開始參與,他說他被逼到走頭無路,整個動能都被逼了出來,只要是有希望的道路,他都會去走;到了晚上,前8819的夥伴又來了兩個,聊了許久後發覺,當年的拼勁居然隨著處理這些鳥事被消耗殆盡,實在很蠢!
我們戲稱自己都在玩『人生online』,我兩年把關卡:『碩士』破台,他還在那邊卡關、刷裝、解支線任務,我算幸運的了,更別說我那些還留在中山的同學,他們還在那等著炸彈爆炸~
『人生online』還沒登出,一切都還有的拼阿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uster 的頭像
kuster

Next Step...

kust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monkp
  • 和 Kuster 大處境比起來, 我卻是幸福的多了. -__-

    希望你能 overcome 這些不愉快的事情也能早日朝向自己的目標前進.
  • 小佩
  •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,只是你先遇到了.相信你可以克服難關的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