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了好幾天,現在都已經過星期三,到了星期四的凌晨了,還是感受不到什麼特別快樂的感覺,看來我這次口試應該是沒有特別的緊張,結束也沒有特別的興奮,果然還是太清楚口試不是最後戰爭,口試老師走出教室與我握手的那瞬間,戰爭的號角才剛響起!

口試當天早上,如預料搬的特別清醒,但是醒來的時間並沒有想像中早~
我的口試時間是早上10:00,不過口試老師遲到,晚了約10分鐘才進教室,進來之後老頭又跟他們聊了一陣子,我則在台上發呆了好一陣子,約10:30才正式開始。

報告過程相當不順,常常被台下老師發問,然而我解釋的也不是很清楚,不過很意外的老頭居然每個我回答不是很順的問題都幫我擋,在中山待了兩年,老頭第一次扮演著檔子彈的角色,而不是開槍的角色,不過原因也很單純,在這樣搞下去會拖太久,他根本也不希望我在台上報告太久~
很明顯的,台下老師都不是這方面的專家,報告過程中很明顯的感受到台下老師不是很懂我做的東西,但是台下老師倒是每個都比老頭有Sense,問題都相當犀利,雖然我不認為我自己會被電倒,當真要我花時間解釋到他懂一定可以,可是當我開始思考如何解釋之後,老頭就懶得等我思考,直接開始幫我解釋,雖然他解釋的地方很多是有問題的,不過他都出聲了,其他老師當然不會在繼續問下去,就這樣停停頓頓的繼續報完我那43頁投影片~

報完之後,老師提了一些相當有建設性的建議,實在深感受益良多,跟某老頭比起來水準實在差異夠大~
時間上花了1小時,此時已經11:30,接在我後面的同學就輕鬆的花了30分鐘把投影片飆完,順暢結束~不過他的結尾相當慘

老頭:「學長們相當客氣,都只是建議,我要給你的是兩個要求!」

老頭說出那兩個要求之後,我同學的臉馬上從專心認真聽取口試老師的建議變成癡笑,那表情就跟之前一起去找老頭提口試,老頭說我可以口試其他人都不準的表情一模一樣~

口試結束後,我跟他要陪老頭和口試老師吃飯,我們要先去餐廳等,然而從實驗室到餐廳的距離大概有1公里,這1公里的路程他從頭到尾都在碎碎念:「我不要改我不要改我不要改!!!!!!!
至於我自己~聽了口試老師的建議之後,多少知道該怎麼修正我的thesis,在花點精神去修就好了,反正老頭也不會看,自己改得爽最重要~

口試結束後當晚就跟學弟們去吃了一頓好料,不過因為新生隔天還要考試,若要真的慶祝有點不好意思,因此隔天才真的算是慶祝,去吃燒肉屋+棒球+魔獸,算是狂歡吧~
雖然開心,不過老實說那開心跟畢業毫無關係~純粹的跟學弟妹們出去玩在開心而已~

在以前,若有真正開心的事情,例如程式設計比賽冠軍,在當下可能因為還沒擺脫緊張感,所以當下得到冠軍時沒有特別開心,不過睡一覺之後隔天就會連續樂好一陣子~
這幾天一直在等,等自己的心情變好,不過都過了好幾天,卻都沒有快樂的感覺,跟平常沒兩樣,甚至多了一份將要打最後一戰的憂心
現在,心情平靜,帶點煩悶,因為不開心也奇怪,開心卻又不是來自心底
大家都在恭喜我,可是我根本還沒打贏這場杖~
沒辦完離校,一切都還沒結束
離最後的戰爭越近,越有壓力,但是在不好意思破壞學弟們的好心情的前提下,在實驗室不努力打電動還真的不行~

或許心裡都已經有點底了,當初才不會太緊張吧~
不過口試可以口試到過了也不會很開心,連自己都覺得自己的怨念相當重,殺氣似乎不減反增~

雖然現在可以做一些以前不會做的事情:把樹德的學生證從皮夾中拿出、把高工的工作服外套收起來
口試通過的那一瞬間代表著我確定漂白了,開心的樹德生活宣告結束,當年的榮耀外套正式走入歷史,從那天起我可以大聲的說出我正在中山大學唸碩士不再心虛!
過去種種不安,隨時有可能放棄、逃走的可能都沒了,因為過去了,但是還沒結束,還沒!

最後那張畢業證書,還沒到手...
我還很清楚的感受到,前方的阻礙...
創作者介紹

Next Step...

kust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